学历评估可以做到这一点!来听听他们的经历

/2021-04-09/
原标题:教育评价原来可以这么做!来听听他们的经验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提出“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 ...

原标题:教育评估可以做到这一点!来听听他们的经历

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新时期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提出“改进评价结果,加强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提高综合评价,努力摆脱唯分数、唯学业、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疾,建立符合时代要求的科学的教育评价体系

2020年10月21日,由21世纪教育学院主办、新东方教育技术集团支持的“教育评价改革何去何从”研讨会召开。本次研讨会在网上直播,邀请了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地方教育行政人员、校长和教师解读《总体规划》,从不同层面探讨如何实施教育评估改革。

一个

熊丙奇:“四个评价”改革的意义和前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说,这次“总体规划”最大的亮点是提出“改进结果评价,加强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完善综合评价”,这是摆脱“五不”的根本方针。

“四个评价”的提出意味着教育评价即将面临巨大的变革,这主要体现在从结果评价到过程评价、从单一评价到多重评价、从行政评价到专业评价的变革上。

在教育评价改革的具体推进量化投资中,要做好以下四项工作:一是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第二,建立现代学校制度;第三,培养专业评价,保证独立性和专业性;第四,形成改革的社会力量。

这份《总体规划》勾勒了中国教育评价改革的蓝图,为教育评价的未来指明了方向。我们应该有改革的紧迫感和决心,摆脱教育评价中的痼疾,为每个孩子创造更好的办学环境和更好的成长空间。

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2

谢小青:从“达标”到“达标+增长”

原北京语言大学教育测量研究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测试专业委员会主任谢小青指出,用成长性、增值性评价来补充原有的成果是未来评价改革的趋势,他重点阐述了“达标+成长”的教育评价模式。

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到《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谢老师介绍了美国学校使用的几种成长性评价模型。成长性评价模型是指一套定义、计算方法和规则,可以根据学生在两个或两个以上时间点的表现做出与学生、班级、教师和学校相关的解释。

“达标+成长”的新教育评价模式体现了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学习不仅要追求“达标”,还要追求“成长”。成长性评估体现了人工智能时代个性化学习的理念。成长评估的主要内容是能力,包括沟通、逻辑推理、批判性思维等核心能力的发展,而不是具体知识和记忆的评估。目前,增长评估存在两个技术难点,即等价性和纵向尺度。

谢小青

北京语言大学教育测量研究所原所长

中国心理学会测试专业委员会主任

张峰:端正教育质量观,完善区域教育评价

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研究员张峰密切关注《总体规划》提出的五大改革主题,认为对地方党委、政府教育工作的评价和对用人单位的评价纳入整体评价,抓住关键问题。

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这一重要文件,首先要抓住区域教育发展评价的“牛鼻子”,更加注重如何端正教育质量观,如何完善区域教育评价,引导教育科学发展。

对“教育质量”的科学理解有三个维度:一是结果质量,体现在学生学习和素养各方面的发展进步;二是过程质量,反映学校提供的课程、学校教学管理和教学过程的水平和质量;三是结构性质量,指一个区域教育中学校发展、师资、资源配置等各种因素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反映区域教育整体均衡、优质的发展水平。目前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监测中,用数据描述这三种质量,并向各县(市、区)发放成绩单,报告其结构质量水平和全省平均水平。

考察区域教育,良好的教育生态是一种具有结构意义的教育情境。要引导地方政府把重点放在维护教育生态和提高结构质量上,而不是放在单纯的基于结果的质量比较上。这就要求地方政府端正对教育质量的看法,有更强的结构完整意识。

张峰

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研究员

贺:晋中消除“五绝”顽疾的实践

山西省晋中市党组成员、教育局副局长何立足于晋中市近年来的实际,围绕党委、政府、学校、教师、学生和社会五个主体展开论述。贺在破除“五只”顽疾、确立科学评价取向方面的实践。

首先,要注重对党委和政府目标的评价,打破片面的政绩观。2012年,建立了教育督导制度和督学责任区制度,制定了《基础教育质量生态建设标准通用标准》、《幼儿园学校指南》等9个专项标准,用标准引导和保护晋中教育生态。

第二,以学校教育质量评价改革为切入点,打破片面的质量观。全市初中质量考核由学校考核转为县区考核,县区高中考核不仅仅是高考成绩。

第三,以减轻负担、提高小学生素质的改革和中小学招生制度改革为切入点,打破“只分不学”。改革中考录取政策,实行“分数+成绩+评价”,2013年实现高中到校指标100%分配到城乡每所初中。

第四,以教书育人的使命为出发点,从教师职务评聘入手进行源头管理,摒弃“唯论文”、“唯职称”。

第五,跳出干部教师的固有框架,打破“唯文凭”、“唯帽子”。

和利杰

山西省晋中市党组成员、教育局副局长

李余良:区域学校评价和学生评价改革探索

基于潍坊高新区相关项目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潍坊市教育局高新分局局长李余良谈及教育评估改革对区域学校评估和学生评估的重要指导意义和实践路径。

在区域学校评价层面,教育评价改革促进了区域督导评价方案的完善,其实施路径包括:实施底线管理,实现办学的基本保障;进行纵向增值评价,关注被评价主体的进度;通过评价利益相关者的满意度来关注用户的感受。通过教育评估改革促进教育部门职能升级,可以搭建平台,服务用户;项目推广和智能众筹;机构监管和独立发展;科学评价,指向改进。

在学生评价层面,重点介绍了潍坊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经验:一是评价取向的转变:以教学成果为导向以德育人,以结果为导向促进学生过程发展。二、现实记录:自我现实记录、同伴现实记录、成长导师现实记录。第三,量化评价,包括课程参与和参与结果。第四种是一票认可,包括一票否定增长底线和一票认可重大成就。

此外,本文对教育评价改革的重点和难点提出了一些深刻的思考:我们评价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发展,还是想要一个结果?作为校长、干部、教师、学生、家长,思维和认识的改变,可以带来评价行为和方法的改变。另外,学校评估方案的设计要科学、简单、可操作。

李余良

山东省潍坊市教育局高辛分局局长

巴蜀小学贯穿于课程改革的整个评价过程

重庆市巴蜀小学课程部主任丁晓燕介绍了巴蜀小学90年来一直在探索的评价改革历程。

在明确巴蜀儿童发展目标的基础上,学校构建了涵盖1-6年级所有学科的综合素养评价体系。系统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学业评价,重点是语文、数学、英语、科学、音乐、体育、美术的素质评价。第二节是活力评价,重点是活动课程、劳动、日常行为习惯、综合实践、道德和法治的评价。第三部分是潜在评价,重点是学生个性的发展,包括在项目学习、选修课、大学和小组课程中的表现。根据不同的章节,我们开发了一个以学生全面素养为中心的过程评价工具,收集了各种评价量表,并开发了一个1-6年级学生节奏评价手册,用“年级+过程数据+描述性语言”记录。一个学期结束后,学生向父母提交了一份一个学期学习成绩的综合记录。借助现代信息技术,使用易于操作的APP,可以个性化的呈现结果,方便学生发展数据的分析。

巴蜀小学运用评价研究来协调课程改革的全过程,努力实现从知识评价到综合素养评价、从课程学习评价到人的发展评价的过渡,注重增值评价,从评价“谁”到“什么样的人”,激发学生的内在动力,让学生成为自信、豁达、优雅的现代公民。

丁晓燕

重庆巴蜀小学课程部主任

回首

更多信息请关注21世纪教育学院微信官方账号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