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专注业务,不专注技术”的数字化转型

/2021-02-08/
原标题:摒弃“重业务不重技术”券商数字化转型提速证券时报记者胡飞军“2020年腾讯金融云保持了高速增长,同比增速超过100%。”近日,腾讯云副总裁、金融云总经理... ...

原标题:摒弃“重业务不重技术”,券商数字化转型加速

《证券时报》记者胡飞军

“2020年,腾讯金融云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速超过100%。”近日,腾讯云副总裁兼金融云总经理胡黎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数据显示,腾讯云2019年收入超过170亿元,同比增长80%以上。但腾讯云的金融云业务在2020年继续大踏步前进,反映出疫情防控导致包括券商、银行、保险在内的金融机构在线服务爆炸性增长。

疫情期间,证券业战略会议、分析师路演、业务培训、财富管理等都在网上进行,并不少见。疫情确实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投资者的习惯,进一步深化了证券业务的线上化趋势。

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和行业融合趋势的加快,主券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行业呈现马太效应。在这种背景下,金融技术逐渐成为证券公司差异化经营的重要手段。借助金融技术,中小券商或许可以在理财等业务领域有所突破。

云服务提供商的业务量飙升

“虽然2020年前几个月展会行业因疫情无法参展,但4月之后,很多金融机构客户利用腾讯大会,明显感受到了数字化进程的加快。”胡黎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金融云业务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但增速已超过100%。”

胡黎明透露,腾讯金融云新购买的客户包括PICC、中国银联、广州农商银行等。腾讯金融云还与深圳证券通信有限公司(简称深圳证券通信有限公司)合作,打造证券行业新一代金融云,为证券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赋能。

无独有偶,在过去的一年里,受疫情刺激,中国平安的商业云服务平台OCFT。美国也实现了快速增长。

2月3日,财务账目公布了2020年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2020年营业收入33.12亿元,同比增长42.3%;全年实现毛利12.43亿元,同比增长62.1%,净亏损由16.61亿元收窄至13.54亿元。

“后疫情时期,金融机构应加强数字化迭代升级已成为共识。为了抓住金融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机遇,我们不断巩固底层技术基础,希望通过不断创新和产品多元化,满足金融机构数字化发展的更高需求。”财务一号账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叶表示。

事实上,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工业数字化正在成为主要趋势。在数字时代,最关键的技术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成为解放企业生产力、提高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的关键。

但回顾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过程,国内大多数中小金融机构并不具备上述技术的研发能力。疫情爆发促使中小金融机构纷纷上云,加速数字化转型,成为2020年腾讯云、金融一号账户链接、阿里巴巴云等云服务提供商业绩大幅提升的直接原因。

据蔡襄证券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2020年信息系统建设投资较2019年大幅增加,技术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接近十分之一。工作协作平台、IT基础平台、客户交易和服务App研发等项目逐步建成或升级。

以智能客服为例,通过研究人工智能技术在服务领域的应用,公司从自身的服务痛点逐步推出智能客服、智能呼出等服务功能,通过机器人取代原来客服的基础服务工作,将人力释放到交互程度高的复杂业务环节,提高整体服务效率。

此外,海通证券通过搭建公司级AI平台,加速了数字智能的转型,整体开户效率预测提高了2.27倍。

长江证券表示,公司通过AI赋予股票研究权力,以基本面为价值,通过机器学习股市定价机制,不断修正动态定价;通过AI增权基金研究,自主研发AiFund系统,创新推出具有行业特色的公募基金筛选系统,帮助投资者选择产品。

经纪人的数字化转型并不容易

在金融行业,虽然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但很多中小券商将2020年定义为数字化转型的第一年。

但与银行、保险等其他金融机构相比,证券业“重业务轻技术”的现象长期存在,导致信息技术投入不足,科技创新投入更为稀缺。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2019年,98家证券公司中,46家信息科技投入不足1亿元,占比47%,其中17家信息科技投入不足5000万元。2019年,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的信息技术投资分别为1730亿元和330亿元,分别是证券业的8.44倍和1.61倍。

“从底层来看,头端券商和尾端券商的差距越来越大,头端券商的技术投入越来越大。尾部券商的IT几乎只是维持一些运营,没有投资,整个业务发展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胡黎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胡黎明认为,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和行业融合趋势的加快,主券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证券行业呈现马太效应。在这种背景下,金融技术逐渐成为证券公司差异化经营的重要手段,未来证券业的IT投资将保持较高的增长率。

中国证券业协会此前的报告显示,以国际投行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为例,实施数字化战略,加大网络产品投入后,客户净推荐指数增长19%,客户留存率增长10%,客户信用卡消费增长118%,存款和投资份额增长40%。

“数字化转型至少已经成为证券行业财富管理转型中为数不多的‘不确定性’之一。”国泰君安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加快数字财富管理生态建设,以实现进一步集约化、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和效率。

但是数字化转型对于很多中小券商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

蔡襄证券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新技术层出不穷,中小券商受科技人员规模和基础能力不足的限制,缺乏技术和业务能力相当的专家。引入和使用新的基础技术对自我控制、信息安全管理和业务场景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证券行业是智力密集型行业,人才数量和专业能力是关键要素。随着数字化转型的加快,证券行业对数字化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

上述蔡襄证券负责人表示,2020年,公司将积极引进运维开发、云计算、数据治理等数十名数字化转型骨干人才。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底,证券行业IT人才13241人,占行业注册人员的3.75%。此外,38家上市证券公司中有21家聘请了首席信息官,金融技术使证券业的数字化转型被置于公司的重要战略地位。

反击中小券商理财

证券业正在加速科技化的进程。疫情进一步加深了线上化趋势,疫情期间客服能力和IT能力较强的公司服务优势非常明显。

国泰君安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打破了数字化转型的思维边界。对内,通过数字化手段打破业务许可壁垒,提升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在外部,我们将通过实现行业内外的业务场景集成和数据价值共享,创建面向用户需求的新产品和服务体验。

根据胡黎明的分析,总券商对用户包括渠道的数字投资成本越来越低。通过降低经纪佣金费用和客户费用,进一步挤压尾经纪人或中心经纪人的生存空间。

“现在总券商最高注册资本已经超过500亿,中小券商的资本优势短期内很难赶上。”腾讯金融云资产管理行业总经理贾飞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但通过科技投资的加持,更多发展资本关联少、技术关联性强的类似理财业务,有利于弯道超车。”

贾飞以专注美股和港股的富途证券为例。“富途证券成立于1989年。是纯互联网券商。所有系统都使用云模型,每两周迭代一次,以不断改善用户的产品体验。”目前,富途证券已超过1000万注册用户和100万有效交易用户,成为香港用户数量最多的券商。

一位券商高管认为,券商的竞争不再是降低佣金费用等粗糙的军备竞赛,而是进一步完善客户的画像和特征,从而“比客户更了解客户”,为客户提供一套全面的理财解决方案,这将成为券商未来转型的主要方向。

证券行业一个比较熟悉的案例是,2018年,摩根士丹利推出了目标规划系统(GoalsPlanning System,GPS),旨在为数千人提供财富管理服务,涵盖学校、家庭、旅行、退休等整个生命周期,以及许多应用场景。

蔡襄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明确以金融技术和财富管理的双重驱动为战略方向,借助金融技术推动业务转型和发展模式的升级与云南房网重构,拓展和延伸公司与客户之间的联系和服务模式,包括以金融技术授权交易、发展机构经纪业务、以金融技术为客户创造价值、提升财富管理体验等。,并努力发展出一条独特的金融技术发展之路。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