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丨粗鲁、混乱……这场“史上最糟糕”辩论,又见美国的撕裂

/2020-10-05/
原标题:世界周刊丨粗鲁、混乱……这场“史上最糟糕”辩论,又见美国的撕裂本周,美国大选果然迎来“十月惊奇”。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证实,自己和夫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 ...

原标题:世界周刊丨粗鲁、混乱……这场“史上最糟糕”辩论,又见美国的撕裂

本周,美国大选果然迎来“十月惊奇”。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证实,自己和夫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将立即开始自我隔离。

而就在这之前三天,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刚刚进行了首场电视辩论,这场辩论刚开场几分钟就陷入了混乱。

美国《国会山报》干脆把它称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辩论”。

当地时间10月2日上午,在特朗普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后,白宫医生康利发表声明称:“总统和夫人目前身体状态良好,他们将待在白宫的家中直至恢复健康。可以确信的是,在康复的过程中,总统的职责不会受到影响。”

中午,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出面表示,总统出现了轻微症状。

白宫幕僚长 梅多斯:我不会说,他(特朗普)具体会接受什么治疗,他出现了轻微症状。

傍晚,特朗普被媒体拍摄到乘坐海军一号离开白宫,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院。白宫新闻发言人麦肯内尼(McEnany)称,总统症状轻微,略感疲惫,前往医学中心只是预防措施,未来几天总统都将待在医学中心的总统套房内处理公务。

虽然白宫方面尚没有公开确认,但据内部人士向美国媒体透露,这次将新冠病毒传染给总统的很可能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对外联络主任霍普·希克斯。

9月29日,希克斯跟随特朗普搭乘“空军一号”专机前往克利夫兰,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首场电视辩论。次日,希克斯又与特朗普同机前往明尼苏达州出席竞选集会,在返回的飞机上希克斯开始出现明显症状,随即被隔离。

媒体注意到,在两场行程中,希克斯和身边的人都没有佩戴口罩。

希克斯现年32岁,模特出身,曾在伊万卡·特朗普的时装公司负责公关工作。2014年,在伊万卡的引荐下,希克斯进入了特朗普的地产公司担任公关职位。2015年初,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

今年早些时候,希克斯被特朗普任命为竞选团队的对外联络主任。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希克斯的工作之一是帮助特朗普运营他的推特账户,他记录下特朗普想说的话,然后让手下人发布推文。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麦凯维(Tara McKelvey)这样描述希克斯:“她平时话不多,但似乎知道总统的不少秘密。”

9月30日,在希克斯被确诊数小时后,特朗普曾在电话采访中暗示自己可能感染了。

美国总统 特朗普:我们是否会被隔离,我们是否感染了,我不知道。我和霍普(希克斯)有很多接触,第一夫人也是。她非常能干,让我感到有点惊讶,她是个热情的人,她有时候很为难,当士兵和执法者们拥上前来,她想热情待人,而不是说“走开,我不能接近你”。这病毒就是传染力太强太强了。

10月2日凌晨,特朗普和夫人被确诊感染。当天,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经理斯蒂芬(Bill Stepien)也被确诊感染,同一天被确诊的还有两名共和党议员和前白宫顾问康威(Kellyanne Conway)。这三人曾同时出席上周末在白宫举行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仪式。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目前尚无法统计出到底有多少白宫工作人员和政府高级别官员受到了感染。

在得知特朗普确诊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日本前首相安倍等纷纷表示问候。10月2日,曾感染新冠病毒并一度住进重症监护室的英国首相鲍里斯,也向特朗普送上祝福。

英国首相 鲍里斯:当然,我们都想向总统和第一夫人送去最好的祝愿。

但《纽约时报》指出,和56岁的鲍里斯不同,特朗普已是74岁的老人,属于新冠肺炎高危人群。据统计,在美国的新冠肺炎病亡人口中,80%的死者年龄在65岁以上,且男性的病亡率明显高于女性。

而且特朗普体重超标,胆固醇高,他的确诊的确令人担忧。

CBS主持人:今天很多美国人一觉醒来,都想问一个问题,总统是否还能履行职责。据你大致的判断,在隔离中的总统有多大可能继续履行他的职责。

CBS记者:应该是完全可以的,只要他的病情不恶化。

根据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假如总统身体状况恶化,无法履职,应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如果副总统也无法履职,根据美国《总统继任法案》,下一个顺位接替者是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虽然副总统彭斯的检测结果呈阴性,但已有国会议员提出应该对议长佩洛西增强安保。

而随着特朗普的确诊,另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也立刻引发关注。

9月29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特朗普进行了首场电视辩论。10月2日,拜登对外表示,他当天进行了两次新冠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拜登:这不是政治问题,这是对所有人的提醒,我们必须认真防范病毒。它不会自动消失,我们必须做有责任的人,讲科学、信专家、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呼吁身边的人也这样做。

9月29日,美国2020总统大选的首场电视辩论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举行。

尽管辩论主办方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明确要求现场观众需佩戴口罩,但美国广播公司注意到,支持特朗普的人群,无一人佩戴口罩;支持拜登的,情况正好相反。

主持人 华莱士:根据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的规则,候选人就各议题首个问题的回答时间是两分钟,其余时间为开放性讨论,双方均同意遵守规则。

然而,当第一个议题“大法官任命”开始仅3分多钟,规则便被打破。

在拜登的两分钟作答时间还剩约30秒时,特朗普开始插话。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的统计,在总计约90分钟的电视辩论中,特朗普发言约38分钟,拜登发言约43分钟,但特朗普的发问次数甚至比主持人华莱士还要多,很多时候,特朗普、拜登和华莱士三人是在同时讲话。

《卫报》认为,在这场混乱的辩论中,没有一个施政理念被清晰地阐述,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相互人身攻击。

据美国媒体CBS发起的“首场辩论观感调查”显示:近70%的受访者表示看完首场辩论后心情烦闷,仅有17%的受访者认为辩论含有用的信息。

美国民众:这太疯狂了,我认为他俩谁毫不尊重对方。

美国民众:实话说,我觉得观看后很痛苦。我不认为他俩任何一个赢了,场面一直很糟糕,看着特别闹心,然而这恰好诠释了我们国家的现状。

在“谁赢了首场辩论”的民调上,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统计,48%的观众认为拜登胜出,41%认为特朗普表现更优,10%的人表示两人打成平手。

然而,据多家美国主流媒体发起的信息核查结果显示,特朗普和拜登相互攻击对方的信息中,存在诸多错误或具有误导性。

《法国24频道》国际政治版主编 图尔莱:在美国的历史上,从1960年有电视辩论以来,从尼克松和肯尼迪的辩论开始,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暴力、粗鲁、混乱的辩论。实话实说,我们啥也没了解到,从头到尾就是两个人在对骂,而不是去聆听对方的政见。我不认为这还能被称为是辩论。

据美国媒体的统计,目前约有6%到10%的美国选民仍未决定该投票支持谁,美联社评论称,很明显,在混乱的首场电视辩论结束后,这部分选民将变得更加迷茫。而辩论中的“翻车”让原本就撕裂的美国社会变得更加对立。

9月1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FBI Director Christopher Wray)在国会出席国土安全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正在对美国构成越来越大的安全威胁。

首场电视辩论中,主持人华莱士由此发问特朗普,他是否愿意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多个城市进行的暴力行为,特朗普如此回应。

特朗普:为了和平我愿意做任何事。

华莱士:那就发出谴责吧,先生!

拜登:说啊!

特朗普:你想把他们称为什么来着?给我个名字你想让我谴责谁?

华莱士:白人至上主义者。

拜登:骄傲男孩(白人至上主义组织)。

特朗普:骄傲男孩们,退后,待命。但我想说的是,那些无政府主义和左派必须被管管,因为这不是右派的问题。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甚至招致一些资深共和党人的不满。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 康宁:过度的政治化和任性妄为,我认为这对公共利益没有好处。

马萨诸塞州共和党参议员 罗姆尼:我认为昨晚的辩论是一种耻辱。

电视辩论中提及的“骄傲男孩”,是一个自称为“西部狂热爱国主义者”的男性组织,一个极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他们公开支持暴力,反对少数族裔,反对移民,在全美至少有10万成员。在推特和脸书等主流社交媒体平台,“骄傲男孩”的言论早已被封禁。

近几个月,在波特兰和基诺沙等冲突激烈的城市,“骄傲男孩”与反种族主义抗议者之间常常发生激烈冲突。

9月30日,特朗普改口称自己并不知道“骄傲男孩”是什么组织。但“骄傲男孩”组织则对特朗普“退后,待命”的表态公开表示感谢。

专门对极端组织进行跟踪研究的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认为,像“骄傲男孩”这样的极右翼仇恨组织成员绝大多数是特朗普的铁杆儿支持者,也是特朗普的选票基础。

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不愿在电视辩论中公开谴责他们的主要原因。

而随着特朗普新冠确诊的消息传出,接下来两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是否还能如期举行,已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美国政客新闻网分析称,在总统健康状况允许的前提下,后两场辩论有可能以远程连线的方式展开。

10月2日,特朗普团队取消了原定于佛州举行的竞选集会,并暂停未来两周全部的竞选活动。拜登的竞选团队则表示,考虑到特朗普的身体状况,将撤去所有针对他个人的负面竞选广告。

编辑: 宝厷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