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需要一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市”的牌匾

/2020-09-17/
原标题:广西南宁需要一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市”的牌匾前段时间,我写了一下幼儿园行业的概念创新,其中提到了广西的“多元普惠幼儿园”。一开始,我以为“多元普惠”是指... ...

原标题:广西南宁需要一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市”的牌匾

前段时间,我写了一下幼儿园行业的概念创新,其中提到了广西的“多元普惠幼儿园”。一开始,我以为“多元普惠”是指那些使用霍华德加德纳多元智能理论的普惠性幼儿园,简单地说就是那种价格便宜,教学质量、伙食又好的幼儿园。后来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具体请见:幼儿园行业的概念创新:

近期,我在看广西的幼儿园,又发现了一条新闻。看完这个新闻,我觉得南宁需要一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市”的金字招牌。

其实,说是新闻,但也是旧闻了,只不过我才看到而已。

这是一篇发于2019年1月的新闻,新闻中的南宁威沃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由南宁威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全资设立,威宁投资集团由南宁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设立。

这个新闻讲的是南宁威沃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准备做普惠性的幼教集团,打造国有教育品牌。新闻提到的一个文件中表述的内容比较重要,我截图如下:

这个文件一开始说的是,南宁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都应该办成多元普惠性幼儿园,而交付运营的对象是南宁威宁集团。在这篇推文中,小编解读就是,未来南宁配建移交幼儿园除了用于公办幼儿园,其余的全部交给南宁威宁集团作为多元普惠幼儿园运营。

这个就等于把民营企业排除了小区配套幼儿园的运营方之外,哪怕你做成普惠园也不行。

我查了很多地方的信息,也没有看到其他地方有类似表述的,连正规的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都没有这样做,一般都是要求城镇住宅小区的配套幼儿园要做成公办园或普惠性幼儿园,而对于由谁举办则没有规定,更不会明确指定由某一家国企举办。这也是我说,南宁需要一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市”牌匾的原因。

不过,这似乎也回应了市场的怨言:你们不是嫌举办普惠性幼儿园没有钱可赚吗?那好,我现在连这个举办的资格也不给你,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得了

除此之外,一旦学前教育法通过,南宁的做法则又让南宁的幼儿园分成三六九等,让人陷入了理解上的混乱。2020年9月7日,教育部发布《学前教育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第十八条明确:

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举办,或者军队、国有企业、人民团体、高等学校等事业单位、街道和村集体等集体经济组织等利用财政经费或者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为公办幼儿园。前款规定以外的幼儿园为民办幼儿园,其中接受政府支持、执行收费政府指导价的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制定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标准,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组织认定。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为普惠性幼儿园,应当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政府可以向民办幼儿园购买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

在过去,只有教育局举办的幼儿园才精密钢管被视为根正苗红的公办幼儿园,其他政府部门、街道、村集体、国有企业、军队等举办的园所则各有各的叫法,一般都是对内服务的,现在学前教育法征求意见稿对公办园重新进行了界定,被法学界认为是进步的体现。

既然法律将明确“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举办,或者军队、国有企业、人民团体、高等学校等事业单位、街道和村集体等集体经济组织等利用财政经费或者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为公办幼儿园”,那么按照这一条传达的意思,再结合南宁市制定的方案,这就意味着,以后南宁市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都必须办成公办园。

那问题来了,南宁市教育局举办的幼儿园和国企威沃教育投资举办的多元普惠幼儿园有什么差别?按照法律,他们都是公办园,但是却又收费不同、拨款不同。

这对目前形成的一个社会共识又构成了挑战:我们都知道幼儿园行业的普惠性补助是针对民办非营利性幼儿园的,那么南宁市国资委全资的国有企业威沃教育举办的多元普惠性幼儿园能不能像民办园一样申请普惠补助?

如果能的话,它又是公办园,说它是公办园,它又不同于教委办的公办园——因为举办者的不同,诉求也会不同,上级领导不会考核教育局的盈利状况,但是国资委却会考核国有企业的经营业绩,但如果不能的话它又是多元普惠幼儿园!

我们知道,在监管上,国有企业的管家婆是国资委,而国企举办的幼儿园,他的婆婆就更多了。

南宁未来的公办幼儿园会出现九龙治水的情况吗?这个答案只能留给时间。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