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县对教育岂能如此不“大方”

/2020-09-08/
原标题:大方县对教育岂能如此不“大方”□张博这两天,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因为一件不怎么“大方”的事情,被网友们送上了热搜。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 ...

原标题:大方县对教育岂能如此不“大方”

□张 博

这两天,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因为一件不怎么“大方”的事情,被网友们送上了热搜。

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最近派员赴大方县进行明察暗访,发现该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同时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大方县2019年刚刚退出贫困县序列,在2020年该县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有“财政收入偏低,财政增收乏力”的表述。对于这样不算富裕的县,其实没有谁会去苛求他们在方方面面表现出“大方”来。但即使财政再紧张,也不意味着有谁可以在教师的工资收入和困难学生的生活补贴上动歪脑筋。

人们常说,“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教书育人,呕心沥血,每个孩子的成长成才都离不开教师辛勤的付出,确保教师的工资待遇是对他们最起码、最基本的尊重。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大方县对于教师的工资待遇的确是“另眼相看”,只不过这样的“另眼相看”却让人心寒——早在2018年,就有人反映,“当时所有单位都有目标考核奖,唯独学校老师没有”。别的单位工资正常发放,却对教师工资动手动脚,闹得大家怨声载道,这恐怕不只是一个“大方”不“大方”的问题,更是怎么看待和对待教育的问题。

5年拖欠教师工资近5亿,问题显然不是一天形成的。从人民网“领导316L不锈钢管http://www.jns904lbxg.com留言板”可以搜索到,自2015年起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的相关信息就一直存在。在当地许多人看来,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被曝光是“早晚的事”。如此严重的问题,为何相关部门一直不闻不问,任由脓包越长越大?原因可能就在一些地方习惯性的“捂盖子”上。正如一位时评人所言,有的地方官员在解决实际问题方面可能是“青铜”段位,但在掩盖问题方面绝对是“王者”。近几年,大方县曾有老师因向政府反映拖欠工资问题被处分,还有不少老师遭到解聘威胁,县城老师被威胁调到边远村小,不准参加职称晋级和评优。这样严重违规的操作,让人看了后背发凉,其性质已经不仅仅是对教育不“大方”了,而是无视党纪国法的“大胆”。

根据最新通报,贵州省委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作免职处理。贵州省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大方县督促整改和开展查处工作,对大方县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确保今年9月10日前发放补缴到位。这样的处理,对于大方县的相关部门而言是一记警醒,对于当地教师而言是一个苦尽甘来的好信息。我们也希望各地能以此为镜鉴,将教师工资待遇相关政策落实到位,依法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用实际行动向社会诠释什么是尊师重教。

[责任编辑: ]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