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全球公司债务飙升,大众汽车已“债可敌国”

/2020-07-15/
原标题:“后疫情时代”全球公司债务飙升,大众汽车已“债可敌国”在并购、股票回购等操作成为商业社会“日常操作”的当下,企业股价不断攀升,全球公司债务也一直呈持续上... ...

原标题:“后疫情时代”全球公司债务飙升,大众汽车已“债可敌国”

在并购、股票回购等操作成为商业社会“日常操作”的当下,企业股价不断攀升,全球公司债务也一直呈持续上升趋势。

但2020年公司债务大增的原因却与往年有所不同——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企业营收普遍下滑,不得不融资自保,导致债务水平进一步飙升。

(图源:pixabay)

近日,全球资产管理集团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针对全球900家主要企业发布了《公司债务指数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为应对新冠疫情,2020年全球各地的公司新增净债务将多达1万亿美元。而这一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将使全球公司债务总额跃升12%,达到9.3万亿美元左右,比往年的同比增速还快了4%。

2014年至2020年全球公司净债务增长及预测。(图源:骏利亨德森《公司债务指数报告》截图)

多年的债务积累,甚至使得全球负债最多的大众汽车债务总量达到了惊人的1920亿美元,与南非、匈牙利等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相差无几。

对此,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7月1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全球债务近年来一直在呈上升趋势,还有些国家的公共债务已经陷入了“庞氏骗局”的恶性循环。

但对于企业债务增长加快的问题,邵宇指出,在今年疫情影响下,全球企业债务增速比往年快4%尚算是较温和的幅度,而各国央行也在用债务的货币化来暂时缓解企业债务危机风险,“虽然债务危机的风险仍然在扩大,但影响可能要到明年才能渐渐凸显。”

警惕债务上升

谈到债务危机,虽然各国或地区公共债务高筑的风险似乎更高,但企业债务增长迅速也是不可忽视的经济危机前兆之一。

2019年5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曾指出,美国金融市场的状况在某些方面与次贷危机时越来越相似:公司债务增长迅速,抵押贷款大量增加等等。

但在今年新冠疫情“黑天鹅”的冲击下,根据《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球企业的总体净债务猛增了6250亿美元,达到近五年来的最大增长,并且债务总量增长超过了利润总量的增长

无独有偶,据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在6月19日发布的评级报告指出,6月全球企业的定期贷款违约总额达到17亿美元,涉及休闲/娱乐、消费品、游戏/住宿/餐厅和汽车等多个行业,总体违约率接近4%。

各行业公司净债务占全球公司总债务比例。(图源:骏利亨德森《公司债务指数报告》截图

“疫情改变了一切。” 骏利亨德森投资组合经理梅尔指出,全球企业在1-5月间从债券市场筹资了3840亿美元。其中,美国企业的公司债规模为3.9万亿美元,几乎占了全球规模的一半。

美国企业或许还可以指望美联储发挥强大的印钞能力,但相比之下,欧洲企业就可能要“遭殃”了。由于欧盟内部各国利益和经济状况的差别,欧洲央行的动作明显要慢很多。

据路透社报道,欧洲央行截至7月8日共持有公司债券84.7亿欧元(约合96.5亿美元)。

对此,邵宇指出,处理公司债务风险最重要的就是要看央行的应对。“美国的债务泡沫虽大但是仍处于‘大而不破’的位置,而欧洲央行虽然行动迟缓,但其在历史上有过应对欧债危机的教训,应该可以更快地缓解公司债务危机的影响程度。”

但邵宇强调,央行实行债务的货币化本质上只能是“饮鸩止渴”。

航空、媒体和医药行业公司债务增长最快

在报告中,亚洲公司的负债较少,而美国和欧洲公司的负债较多。虽然利率环境和文化也会影响到公司对待负债的态度,但真正决定企业负债敏感度的,其实是行业和部门。

大型传统行业通常负担更大的债务,而技术行业等新型部门对经济周期非常敏感,往往欠债很少。比如苹果、谷歌等企业都有着超过100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债务风险极低。

对此,邵宇解释道,相比于传统行业,互联网行业的企业一般都没有大规模的实体资产,所以有能力留有大量现金。

2019年全球现金储备最足的十家企业,从上至下分为为Alphabet、三星、微软、中国移动、Facebook、维斯塔斯、苏古特、索尼、阿里巴巴、台积电等。(图源:骏利亨德森《公司债务指数报告》截图)

《报告》指出,尽管公共事业电信企业的债务超过全球公司债务总额的四分之一,但由于有着稳定可期的现金流以及超大型规模的有形资产,它们能够维持的债务水平远高于其他大多数企业。

2020年6月,全球公共事业和电信企业的债券收益率也普遍低于全行业平均水平,彰显了投资者对其仍然充满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公司债务增长最快是航空航天媒体和医药行业。这三个行业自2014年以来的公司债务水平都增长了三倍以上,《报告》分析其增长原因主要来自于业内的大规模并购

航空业巨头联合技术公司(UTC)和雷神公司(Raytheon)在2020年4月3日正式完成合并,成为在美国仅次于波音的航天与国防产业新寡头。而受疫情影响,全球航空业的停航也使得该公司债务激增。

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巨头脸书和谷歌的影响下,整个媒体行业的负债水平被极大拉伸。虽然该行业的有形资产较少,但其业内竞争十分激烈,这使得企业对于内容生产、并购和股票回购的需求与日俱增。

据悉,仅网飞(Netflix)一家企业为开发新剧就贡献了2019年整个行业公司债务增量的十分之一,而全球第二大广播和有线电视公司康卡斯特(Comcast)也因其2018年以390亿美元收购天空电视台(Sky)而欠下庞大的债务。

除此之外,并购案也在医药行业中发生,新的医药巨头不断诞生。例如全球排名第14的美国药企百时美施贵宝(BMS)在2019年以740亿美元收购了排名第20的美国药企新基(Celgene)。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当下的医药行业兴起了一股新冠疫苗研发热,医药企业在研发领域的支出在不断增加,但整个制药业的公司债务水平并不高。

汽车行业债台高筑,能源行业违约率升高

相比之下,汽车行业能源行业的债务状况似乎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报告》指出,汽车行业的净债务自2014年以来跃升了近一半,而且在全球债务最高的十大公司中,有五家是汽车制造商。

全球企业债务最高的十家公司,从上至下分别为大众、AT&T、戴米勒、丰田、软银、威瑞森、福特、宝马、康卡斯特和百威。(图源:骏利亨德森《公司债务指数报告》截图)

对此,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7月1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汽车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重资产占比高、资金投入高、利润率较低、库存周期长的行业,维持一个合理的高水平公司债务实际上也是车企健康发展的状态。”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在7月1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指出,传统车企近年来面临从燃油车到新能源汽车的转型,同时在自动驾驶方面也投入巨大,普遍缺乏资金。

“尤其是大众汽车,该公司在前几年的‘排气门’就赔偿了超过300亿美元。为了省钱,大众在自动驾驶方面也选择了与福特合作。此外,在今年疫情的冲击下,大众在全球工厂已经损失了许多订单,同时工会还不愿在在岗和退休工人的福利保障方面退让。越是历史悠久的车企,这种负担就越重。”张翔说。

此外,许多汽车行业巨头还拥有庞大的融资机构,涉猎了金融、银行和保险领域,这也被认为是车企公司债务攀升的原因之一。

但邵宇认为,这并不足以导致整个汽车行业的公司债务规模迅速扩大。在他看来,疫情影响下的全球需求下降,供应链断裂导致生产受阻,才是这些公司债务增长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坐拥庞大规模的实体资产,但能源行业在高债务的环境下似乎更加脆弱。

惠誉指出,随着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公司切萨皮克和加利福尼亚资源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全球能源机构定期贷款违约率预计在今年7月底达到15%,并在2020年底保持在17%的水平。

对此,邵宇也指出,能源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非常依赖现金流,而全球石油需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持续低迷,所以许多企业都会债台高筑甚至面临破产,而这一点在采矿业也是同理。

此前,民德研究院院长、前中海油能源经济研究员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曾对时代财经表示,在今年的这场石油价格战中,由于沙特、俄罗斯等国的能源企业大多都是国有企业,而美国页岩油企业高度市场化,加之其生产成本较高,所以油价一旦出现大幅波动,美国油企就会首当其冲,利润被迅速蒸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