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六章:神奇直觉来自交易灵感(1)

/2020-06-14/
原标题:《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六章:神奇直觉来自交易灵感(1)第六章神奇直觉来自交易灵感(1)1906年春天,我在亚特兰大市休短假(图6.1)。当时我手上没有股... ...

原标题:《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六章:神奇直觉来自交易灵感(1)

第六章 神奇直觉来自交易灵感(1)

1906年春天,我在亚特兰大市休短假(图6.1)。

当时我手上没有股票,满脑子想的都是换个环境,好好休息一下。顺便说一句,当时我已经回到我在纽约的第一家经纪行,哈丁兄弟公司,我的账户一直相当活跃。

我的盘子大约3000~4000股。这并没有当初我在大都会对赌行的盘子大,那时我才20岁出头。但是其中有区别,对赌行收1点保证金便完,经纪行收取保证金后,真实地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为我的账户买进或卖出股票。

图6.1

1906年1月延续了前两年的牛市行情,市场再刨新高,但从1月底开始逐波走低,下半年回升后进入漫长的窄幅横向整理过程。市场从1907年1月开始大幅下降。这段时间利弗莫尔27、8岁。

也许你还记得我告诉你的那个故事,当时我在大都会对赌行卖空3500股糖业,我的直觉告诉我什么地方不对劲,最好了结交易?好,我经常有那种奇妙的感觉。

一般说来,有这种感觉时我都照办。但是有时候,我对这种感觉不屑一顾,告诉自己,要是照一时的盲目冲动来逆转我的头寸的话简直荒唐。

我曾经把这种感觉归结为某种神经紧张状态,抽了太多雪茄,或则睡眠不足,或则精神不振,诸如此类。但凡我说服自己放弃这种突如其来的念头,宁可静观其变,结果总要吃后悔药。

大约有十来次,我没有按照这种感觉卖出,第二天我来到城里,市场强势,甚至还有所上涨,于是我暗暗庆幸,要是当初听凭盲目冲动卖出的话那该多蠢啊。然而,接下来一天市场急跌,相当难看。

一定是什么地方或有什么东西出岔子了,如果当初不那么执着于理智和逻辑,早已全身而退了。看来,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显然不是生理的,而是心理的。

我只想给你说说其中一个例子,这件事令人难忘。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亚特兰大市休短假,那是1906年春季。我和一位朋友一道,他也是哈丁兄弟公司的客户。

当时我对市场怎么都提不起兴致,干脆丢手好好轻松一下。我总能丢开交易尽情娱乐,当然,除了市场格外活跃我已经投入相当重的仓位之外。

我还记得,当时是牛市。总体商业前景看好,股票市场走势变得较平稳但是基调强劲,所有迹象都表明市场将进一步走高。

这天早晨,我们用过早餐后,把纽约所有早晨的报纸翻了个遍,在海边卖呆也卖腻了——看海鸥啄起蛤蜊,飞到二十英尺高的地方丢下来,在坚硬的湿沙地上摔开壳,用来当它们的早点——于是我朋友和我起身到海边小道上散步。在白天,这算是我们最刺激的活动了。

时辰还没到中午,我们慢慢走着打发时间,呼吸带咸味的空气。哈丁兄弟公司在海边小道旁开了一个营业部,我们习惯于每天早晨顺道看一看,看看开市的情况。主要是习惯使然,并没有其他考虑,因为当时我手上什么都没有。

我们发现,市场坚挺、交易活跃。我的朋友相当看多,已经持有中等水平的头寸,他的买入价比现价低几个点。

他开始对我发表高论,应该持有股票,还有很大的上涨余地,这多么显而易见、多么明智,云云。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懒得劳神琢磨对还是不对。

我浏览着报价板,注意到某些变化——绝大多数股票都上涨——但是到了联合太平洋铁路却是例外。我当时便觉得应该卖空它。我说不出更多道道,就是感觉应该卖空他。

我自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找不到做空联合太平洋(Union Pacific)的任何理由。

我死盯着报价板上那个最新报价,直到眼前一片空白,再也没有任何数字、任何报价板,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卖空联合太平洋,但就是找不出这么做的缘由。

我肯定看起来显得很古怪,我那位朋友正站在我身旁,突然他用胳膊肘捅捅我,并问我,“嗨,你怎么了?”

“不知道。”我回道。

“要去睡会儿吗?”他说。

“不!”我说,“我不想睡。我想做的是卖空那个股票。”我清楚,照直觉办总能赚钱。

我走到一张桌边,桌子上有一些空白指令单。我朋友跟着我。我填好按市价卖出1000股联合太平洋的单子,递给经理。当我填写单子并交给他的时候,他满脸笑容。但是,当他看到单子时,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他看着我。

“写得对吗?”他问我。不过,(期乐会官方微信公众平台ID:qlhclub)我只是看着他,于是他赶紧过去把单子交给操作员。

“你干什么?”我朋友问。

“我卖空它。”我回答。

“卖什么?”他对我喊。他是多头,我怎么可能是空头呢?哪儿不对榫了。

“1000股联太!”我说。

“为啥?”他追问,十分激动。

我摇摇头,意思是没啥原因。不过,他一定猜测我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因为他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出门外,进到门厅里,远离其他客户和东张西望的闲人的耳目。

“你听到什么风声了?”他问我。

他满脸兴奋。联太是他最偏爱的股票之一,他看好它,因为它的盈利和前景都不错。但是,他愿意接受看空的二手内幕消息。

“没有!”我说。

“你没听说?”他很怀疑,满脸不相信。

“我真没听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火上房似的卖空呢?”

“我不晓得!”我告诉他。我说的大实话。

“噢,得了吧,拉里!”他说。

他知道,我的习惯是盘算清楚才交易。我现在卖空1000股联合太平洋。肯定有很好的理由才会卖空这么多股,特别是当下行情很坚挺。

“我真不知道,”我重复道。“我只是感觉要出什么事。”

“出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我知道的就是我感觉一定要卖出这股票。我还得让他们再卖1000股。”

我走回营业部,给他们发出卖空第二笔1000股的指令。如果我第一笔放空1000股正确的话,那就该再追加一点。

“到底可能出什么事?”我朋友坚持道,他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跟风。要是我告诉他我听说联太要跌,他大概问都不问我从哪听说、或者什么道理,就已经跟着卖出了。“到底可能出什么事?”他又问。

“可能发生的千千万万。但是,我说不准到底要出什么事。我没法给你交代任何理由,又不会算命打卦,”我告诉他。

“那你发疯了,”他说。“简直疯了,一点头绪没有,一点理由没有就卖空。你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卖出它?”

“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卖它。我只知道我的确想要卖出,”我说。“我就是想要,同渴望其他东西的时候一样。”这渴望如此强烈,于是又卖了1000股。

我的朋友实在受不了了。他抓住我的胳膊,说,“嘿!快走,离开这儿,免得你有多少卖多少。”

我已经如愿以偿,卖足了自己的数字,所以随他拉着,也没等第二笔和第三笔1000股交易的回报单。即使有最好的卖出理由,卖了这么多股票,这阵胸臆宣泄也算得上畅酣淋漓了。

没有任何看空的理由,特别是整个市场如此看多,视野所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任何人产生一丁点看空的念头,看来,卖空这么多实在太过分了。

然而我记得,以往当我产生了同样强烈的卖空渴望时,如果没有照办,后来总是追悔莫及。

(未完待续)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