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伯齐:艺术既要脚踏实地,又要异想天开

/2020-05-14/
原标题:熊伯齐:艺术既要脚踏实地,又要异想天开熊伯齐是很少见的精通于多种艺术的艺术家。自己画一幅画,用瘦金体写上一首自己创作的别致的小诗,加上一个自己独特设计的... ...

原标题:熊伯齐:艺术既要脚踏实地,又要异想天开

熊伯齐是很少见的精通于多种艺术的艺术家。自己画一幅画,用瘦金体写上一首自己创作的别致的小诗,加上一个自己独特设计的印章。

整幅作品浑然天成,让人久久玩味。在他看来,所有这些艺术形式都是相通的。

熊伯齐:又名光汉,号容生,锦里生、天府民。斋名三砚室,别署玉垒轩、聆鹃庐、杏风楼。四川井研县人。1944年3月生于成都,1955年7月定居北京。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二、三、四、五届理事。现任中国书协篆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国文联牡丹书画艺术委员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西泠印社理事,西泠印社篆刻创作研究室主任,北京印社副社长。

他擅篆刻、书法、写意花卉及诗词。作品入展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及其他重大国内国际展,并多次任评委。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展览,有数种出版物及数篇论文发表,作品为国内外多家机构收藏。2014年12月获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

熊伯齐十几岁就开始学习绘画。对于绘画、书法和篆刻之间的关系,他说:“篆刻虽由刀石完成,但其文字书写仍需笔墨,故古人有‘印从书出’之说,赵之谦也有论篆刻的诗句云:‘古人有笔尤有墨,今人但有刀与石。’列于笔墨传统的绘画与书法所用的工具都是毛笔。

而前代蒙童的文化学习是从写毛笔字开始的,日常书写亦基于用毛笔,所以古人有熟练的毛笔使用习惯。当用同样的工具来作画时,这种习惯也会下意识地带到绘画中去,因有‘书画同源’之说。”

当问他精通于多门艺术,有什么经验时,熊先生笑着说:“在艺术的道路上,能否成功首先是艺术目的;其次是资质;第三是艺术道路及其环境,也就是走的路正不正;第四才是自己的勤奋努力。我们不能鼓吹什么‘天才论’,但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别的,人的秉性和天赋是不尽相同的。对于成功的人来讲,勤奋与天资二者缺一不可。”

对于有些人一味地埋头苦画苦写,熊先生表示,“艺术既要脚踏实地,又要异想天开”。这是说一方面需要付出自己的努力,又要有自己的创新,用艺术的思维去创作。不能一味地重复自己。

熊先生艺术成就斐然,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淡然的心态。熊先生喜欢与自然接近,也喜欢写游记,沿途美景都收录在他的诗词当中。

读伯齐先生的诗词,在文词清丽中表现着真情本心,没有太多的文词修饰痕迹或刻意用典来“掉书袋”;看他的书法,一笔笔自然写来,无铅华粉黛处,无鼓努为力态,有传承渊源,又见自家情性;看他的篆刻,不但具有古代印章中所传达出的金石气,而且有当代篆刻创作中的刀笔表现力及形式思考。

他没有一味依傍既成的古典样式,也没有高调喊出“笔墨当随时代”,而是植根优秀传统,顺乎自家情性,合于时代风范;读他的画,一派文人气象,画平常之物而能入高雅,敢用姹紫嫣红而能不蹈俗格,非胸有卷轴而不能为之。

诗书画印相互依托又相互制约,重要的是对“度”的把握,在对“度”的把握中体现他的学术思想及审美追求。他的作品既不故作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古,又不追随时趣作时代的弄潮儿,而是自然平实,本色本性,一如其人。

刘恒先生在《熊伯齐篆刻解读》一文中说道:“他或许不是那种风云一时、活跃张扬的新闻人物,但其持续稳定的创作水平及不随流俗的独特追求,却使他成为人们在审视当代印坛时不可忽略的重要人物。”

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伯齐先生先后发表了两篇篆刻研究的论文《略谈古玺布局艺术》、《界格在印章史上的作用》,在业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刘恒先生写道:“对于前人很少涉足的战国古玺,熊伯齐先生是认真研究,写出了题为《略谈古玺布局艺术》的长篇论文,抓住古玺最鲜明的特征,将其各种章法技巧分类排列,总结其规律,发前人所未发,然后再有的放矢地把这些规律运用到自己的实践中,所作清新奇古,洒脱自然,为当代篆刻艺术贡献了一种独特的可资借鉴的风格。”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