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文化|福建建阳:考亭书院里,回望文化往事

/2020-04-21/
原标题:朱子文化|福建建阳:考亭书院里,回望文化往事考亭书院带动兴建书院的热潮作为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朱熹在各地创建、修复和读书讲学的书院多达67所,对重振中... ...

原标题:朱子文化|福建建阳:考亭书院里,回望文化往事

考亭书院

带动兴建书院的热潮

作为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朱熹在各地创建、修复和读书讲学的书院多达67所,对重振中国书院文化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南宋时期各地兴建书院的热潮,就是由朱熹揭开序幕,也是在他的推动下产生的。由朱熹本人所创所修最重要的书院,在外地有经他修复的庐山白鹿洞书院和长沙岳麓书院;在福建则有由他亲手创建的建阳寒泉精舍、云谷晦庵草堂和考亭竹林精舍(后改名为沧洲精舍),以及地处武夷山五曲的武夷精舍。

武夷精舍是朱熹建造的第三所书院,因朱熹别称紫阳先生,故在元明时期,后人又将其称为紫阳书院。从淳熙十年到绍熙元年(1183年—1190年)这八年中,他主要在此聚徒讲学和从事学术活动。这一时期,前来问道求学的门人弟子众多,是朱熹考亭学派迅速壮大、学术活动空前活跃的一个时期。

考亭竹林精舍是朱熹继建阳寒泉、云谷和武夷精舍之后创建的第四所书院。也是他晚年创建的最后一所书院。绍熙三年(1192年),朱熹承父遗愿,从五夫里迁居考亭,在此广招门徒,聚众讲学。初名竹林精舍,绍熙五年(1194年)十二月,因生员日多,便将精舍加以扩建,更名为沧洲精舍。

精舍建筑分为朱熹宅与沧洲精舍两个部分。其宅名“清邃阁”,得名于其父朱松“考亭溪山清邃,可以卜居”之遗言。精舍前堂为诸生课业之所,后室为诸生饮食起居之处。由于受到资金短缺的困扰,这时的精舍建筑比较简陋,仅够课业和日常生活使用而已。

曾有人误认为,考亭书院是我国四大书院之一。实际上,以当时的规模而言,考亭书院远不能与四大书院(通常指白鹿洞、岳麓、嵩山、睢阳这四所书院)相比,但若以其在中国教育史上的影响而论,考亭书院则足以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座书院相提并论。

从绍熙三年至庆元六年(1192年—1200年)前后约8年,朱熹大部分时间都在考亭讲学和著述。朱熹的《孟子要略》《韩文考异》《楚辞集注》《楚辞辨证》等一系列重要著作都在这里撰就。这时,曾先后就学于寒泉、云谷、武夷的蔡元定、黄榦、叶味道、蔡沈,包括来自广东潮阳的郑南升、郭叔云等一大批门人弟子,又聚集在考亭。考亭书院成为当时全国的学术研究和教育中心。

受朱熹的影响,其及门弟子在学成之后,返回家乡,也纷纷创建书院,从而将南宋时期的书院建设推向一个新的高潮。这些书院,无论是在内容与形式上,与朱熹的武夷精舍、考亭书院都有一脉相承之处。在理学的旗帜下,以朱子为代表的考亭学派把古代书院的发展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开启两大祭祀的先河

以朱熹建阳考亭书院为代表的理学书院,在书院祭祀方面有两大创举,一是开启了配祀孔门四大弟子,即所谓“四配”的先河;二是开启从祀本学派先贤的先河。

绍熙五年(1194年)十二月,朱熹在考亭沧洲精舍主祀孔圣,并以颜渊、曾参、子思和孟子配祀,此为全国书院祭祀孔圣,而以四位门人配祀的创举。而在此之前,北宋时仅有颜子和孟子两位配祀,左颜右孟;曾子、子思加入配祀则是在宋理宗咸淳三年(1267年),与朱熹考亭书院“四配”崇祀相比,晚了70多年。

经过历代书院祭祀的传承,以考亭为代表的南宋书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祭祀仪式。

朱熹逝世后,为论定朱子的道统地位,阐扬他的理学思想,并使朱子成为各地书院、祠堂崇祀对象的,是当时学界公认的朱门领袖黄榦。而将此落实到考亭书院的,则是朱门后学莆田刘克庄。黄榦在《朱文公行状》中,全面论述了朱熹的学术思想和人品道德,并给予朱熹“绍道统,立人极,为万世宗师”的高度评价,并将前人所创由尧舜开其端,一直到孔子、孟子的道统之传,下延至周、张、二程和朱熹。

南宋宝庆元年(1225年)秋,刘克庄任建阳知县,在考亭书院内建文公祠。祠中主祀朱熹,而以门人黄榦配祀。此为在朱熹创建的书院中祭祀朱熹的开端,也是对朱熹在考亭书院祭祀学派先贤这一创举符合逻辑的创造性拓展和延伸。

朱熹的莆田籍弟子、曾任南剑州知州并创建延平书院的陈宓,有一首《送刘学录之建阳》的七绝:马蹄千里踏春风,为爱河阳制锦工。首重儒宗新像设,不妨特地拜文公。诗中所说的“首重儒宗新像设”,指的就是刘克庄在考亭书院内设文公祠并张挂朱子遗像祭祀朱熹。

刘克庄不仅在实践层面上将朱熹考亭沧洲精舍的祭祀活动发扬光大,并且还努力在理论层面上加以总结,将朱熹考亭沧洲精舍所确定的“四配”、学派先贤和朱熹亲手制定的祭祀程序《沧洲精舍释菜仪》等,通称为“沧洲之制”,从而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其表现为,在空间上向闽南、广东,以及其他地方的书院推广,在时间上因宋元后学如熊禾、陈普等人的弘扬而代代传承。

近年来,随着优秀传统文化的回归,在海内外,古老的书院祭祀仪式与新时代的文化元素结合,逐渐形成了祭祀朱子的“现代版”,在各地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跨越两省的同名书院

除朱熹亲手所创的建阳考亭书院之外,在闽粤两省,还有几所同名的书院,与建阳考亭书院有密切的关系。

安溪考亭书院前身为朱文公书院,又名凤山书院,在福建安溪县西凤山。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朱熹官同安主簿,曾往安溪处理公务三天,写下了《安溪道中泉石奇甚绝类建剑间山水佳处也》《留安溪三日按事未尽》《安溪书事》等诗,并于西凤庵留有题词。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知县龚颖以朱子曾在安溪凤山庵休息,就把庵改为书院,塑朱熹像奉祀。嘉靖十六年(1537年),学使邵锐移到县学,其地址在城隍庙东,以两位朱门弟子——曾任知县的陈宓、曾任主簿的陈淳配享。

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县令“曾之传捐俸买地,将文昌祠拓(扩建)为书院,移祀文昌于后进,而祀朱子于中堂。拓其前为敬业堂,以课诸生,额曰‘考亭书院’”。

而在省外,广州也有一所考亭书院,是广州旧城中保留较好的清代宗祠书院的其中一所。

朱熹第六代孙朱文焕南迁后,其后人在离广州府不远的流水井建起这座同名的书院。据《粤桂朱氏源流》载:“该院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建院的目的除纪念朱文公外,又便于朱家举子赴省或京参加会试或殿试,集留学习、住宿而设的。书院还有一规定,凡本姓人中举人以上的,必须接受紫阳书院的奖赏和在此举行的祭祀仪式,这种做法直到清末科举制度取消方终止。”

现在来到位于广州越秀区西湖路流水井35号的考亭书院,可见门上有一石匾,上面刻有“考亭书院”四字。可以看出,系复制于建阳考亭书院石制牌坊。书院中有广州现存最高大、完整的书院奎楼。广州考亭书院是朱子后人所建,与建阳考亭书院有天然血缘关系,成为传承朱子理学在当代的代表性书院,为传承和弘扬朱子理学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方彦寿)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