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硕博阶段不宜取消SCI评价,取消了学生就不干活了

/2020-02-29/
原标题:教授:“硕博阶段不宜取消SCI评价,取消了学生就不干活了“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实践,而不是服务于发表论文,因此科技评价也应该转变导向,更多应该考虑... ...

原标题:教授:“硕博阶段不宜取消SCI评价,取消了学生就不干活了

“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实践,而不是服务于发表论文,因此科技评价也应该转变导向,更多应该考虑实践检验和实际效果。正如在抗‘疫’中号召广大科技工作者,把论文写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这也正是对科研成果的最好评价和检验。”华中科技大学新闻评论研究中心主任顾建明这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今年1月30日,科技部下发通知,要求各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疫情防控中,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多部门陆续出台文件,规范科学研究和科研评价中的不良导向。

科技部重磅:

实行代表作制!鼓励发“三高”论文,国内期刊不低于1/3

2月17日,科技部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按照分类评价、注重实效的原则提出27条措施,旨在破除科技评价中过度看重论文数量多少、影响因子高低,忽视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等“唯论文”不良导向。

2月18日,教育部、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指出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需要规范各类评价工作中SCI论文相关指标的使用,引导评价工作突出科学精神、创新质量、服务贡献,推动高等学校回归学术初心,净化学术风气,优化学术生态。

两部委对于SCI这项指标在学术界、科技界规范使用的最新要求,显然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顾建明表示,抗“疫”是当前我国的头等大事。在如此紧迫艰难的抗疫形势下,相关部委还专门研究并颁布这个意见,足见其对这项工作的重视。这也反映了纠正我国不合理的科研成果评价方式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硕博研究生阶段不宜取消SCI评价”,

“取消了学生就不干活了。”

2月23日,教育部科技司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的出台是为扭转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的SCI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破除的是论文“SCI至上”,不是否定SCI, 更不是反对发表论文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钟章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是SCI本身有问题,而是在具体科研评价使用中出现了偏差,“SCI确实办得好,学术界还是很认可的。”对此,钟章队进一步建议道,相关部门应该在分类考核评价上多下功夫,真正建立与岗位特点、学科特色、研究性质相适应的评价指标。此外,国内学术期刊水平和公信力也需要努力提升。

广东省珠江学者、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余涛则提到,研究生阶段不宜取消SCI评价,他笑称,“取消了学生就不干活了。”

“发表SCI对于研究生阶段、特别是对博士生的评价,还是很积极的。准备SCI论文的过程,对于培养学生严谨、细致的科研态度有着很大帮助。”余涛说。

与此同时,余涛还举例道,发一篇SCI好的杂志论文,前前后后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不断地经历质疑或被质疑,文章需要反反复复修改,同时,学生也在不断反思中,改进,提升。

浙江工商大学教授俞立平曾在科学网撰文指出,学术评价是有成本的,SCI作为一种成本较低的评价手段,应该给其一定的存在空间。很多宏观评价,采用同行评议的方式不仅成本高,而且难以保证公平。

降低SCI权重后,

要更加警惕所谓关系、人情对学术评价的影响

对于什么样的学术水平评价方式更加科学合理?顾建明认为,在指导思想上,要克服形式主义,追求真与实;在体制机制上,要克服行政化、条块化运作,让学术界专业人士自主评议,科学评价;在时间空间的安排上,要少折腾,多服务,让科研人员有潜心科研与学术构建的从容与淡定。

“合理必谋众,不要搞权威决策,机构执行,而要讲求科学决策,合理执行。”顾建明说。

而余涛认为,与其弱化SCI的评价功能,不如把其他评价手段“扶”起来。他举例,比如有些老师、学生喜欢产品研发,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如果让他们也能得到类似SCI的认可,自然而然大家就不“唯SCI”了。

余涛同时表示,在没有更好的评价体系出来的时候,SCI论文就像高考一样,大家都把它比喻成高考。高考虽然有很多弊端,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公平的。

此外,余涛还特别提醒,降低SCI论文相关指标的学术评价权重后,要更加警惕所谓关系、人情对学术评价的影响。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