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读后感> 200字> 手机访问: m.scrunjoy.cn

一头鲸搁浅之后:还原台州瓜头鲸死亡之前24小时的人工看护傍

来源:www.scrunjoy.cn 时间:2021-12-15

原标题:一头鲸搁浅之后:还原台州瓜头鲸死亡之前24小时的人工看护

人类最终还是没能留住瓜头鲸“瓜五”。7月28日凌晨,在它因搁浅受伤脱离海洋与同伴的半个多月后,为躲避台风从室外养殖池转移至浙江台州海洋世界的“瓜五”突然呼吸急促,几分钟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它是7月6日在临海头门港海域北洋坝滩涂搁浅的12头瓜头鲸之一。曾全程参与救援、陪伴瓜五走到最后的兽医和驯养员向南都记者表示,瓜五曾一度好转,能够缓慢地追着驯养员手里的小鱼游动,但一直未能恢复至放归的标准,“一直担心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就比较遗憾。”

有关瓜头鲸们当初为何冲滩暂无定论。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仅在今年7月,已有17头鲸鱼或海豚在浙江海域搁浅,在岸上留下一个个谜团。

孤单的瓜五

如果不是台风“烟花”,在浙江宏野海产品有限公司专门腾空的南美白对虾养殖池里,也许还能见到瓜五。

7月6日与同伴相继被救出搁浅的滩涂后,7月7日凌晨,瓜五第五个进入海产品公司的水池,并以此得名。它还有另一个名字“背左”。杭州长乔极地海洋公园兽医院副院长赵天杰向南都记者介绍,这是因为救助时为了区分,在这头瓜头鲸背部左侧用不易被水冲掉的紫色药水做了记号。

7日晚,暂养在海产品公司和台州海洋世界的共7头瓜头鲸中,具备放归条件的6头陆续通过改装货车运到头门港码头,其中2头在途中不幸死亡。放归船已在岸边等待。吊机逐一吊起剩余4头包裹着的瓜头鲸,缓缓放在船上。在头门岛东南方凉帽屿附近水深大于15米的海域,4头瓜头鲸逐一入海,它们在潜水员引导下,向更深处游去。

前一天的晚上,2头瓜头鲸在同一海域放归。瓜头鲸是群居性动物,人们希望它们能通过声呐系统重新找到彼此。

至此,海产品公司的池子里,只剩下状态不宜放归的瓜五。

送走此前负责的瓜四之后,驯养员陆文辉加入瓜五的救护团队。他注意到,瓜五腹腔处有伤,或是搁浅后在岸上的摩擦和暴晒造成。而相比于体表的伤口,更棘手的是“内伤”。陆文辉向南都记者介绍,瓜五一开始拒绝进食,也无法保持平衡。

瓜五是一头已成年的雄性瓜头鲸,具体年龄则暂无定论。专家对同批瓜头鲸的体长等体征做了测量记录,采集了它们的粪便。为了避免挤压造成伤害,没有进行精确的称量,据估算瓜五的体重可能有四五百斤。在经常接触鲸豚的驯养员陆文辉看来,瓜五属于性格比较“顽皮”的类型,但健康条件并不允许它撒欢。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来自杭州的7到10人的团队24小时交替看护瓜五。赵天杰表示,瓜五一开始无法自主游动,为了避免它溺水,驯养员轮流一头一尾地抱着它,用手臂或者大腿给瓜五提供支撑。每轮两个人下水托3个小时,再换下一班,同时给瓜五在尾部打点滴,持续营养补充液。

养殖池没有建筑上盖,众人只能支起遮阳网,不断往水里倒冰块降温,给瓜五背部覆盖毛巾保湿,避免干裂。

受救助约一周后,瓜五消化道的出血基本止住,开始进食。陆文辉告诉南都记者,瓜五的主食是多春鱼,辅以鱿鱼和鲱鱼,每天能吃好几公斤。

那段时间的录像里,站在养殖池里的驯养员一手揽着瓜五,一手接过一条岸上递来的小鱼,推向它,马上缩手。瓜五迅速头一扭,把鱼含住,再来一条,又扭头含住。偶尔瓜五会错过,饲养员将鱼一把抓回来,重新推到它嘴边。

即使在瓜五暂且好转、不需要两人一同托扶支撑的时期,为了它不那么孤单,饲养员仍然下水陪伴,不时摸摸头,摸摸背,给予安抚。

第二次转移

7月底,台风“烟花”直奔浙江。为保证动物和工作人员的安全,瓜五再次转移。这次的目的地是台州海洋世界。

7月22日至7月23日,救助团队在临时改装过的大货车车厢里垫上厚厚的海绵,将池中的瓜五抬上帆布担架固定在车内,将水位提升至瓜五鳍根的高度,以减少对其脏器的压迫,同时保证不没过它的呼吸孔。大货车缓缓启动,驯养员一路守在水箱边扶着它,确保它不会在车辆换挡时产生碰撞而受伤。

瓜五的新安置点是台州海洋世界海洋剧场的后场——一个长宽约六米、水深四五米的蓝色水池,这里原本是3头宽吻海豚休息或隔离的地方。赵天杰表示,相比于水深不到两米、直接抽取海水的露天养殖池,海洋世界里水的深度、温度和清澈度都更适宜瓜五的治疗和调养。

转移后的前几天,瓜五的各项指标仍然不好,但活动状态尚可,“还能追着驯养员跑来着”,赵天杰说。陆文辉则回忆,驯养员在瓜五前面拿着鱼能领着它游。但哪怕是在情况最好的时候,瓜五仍然显露出它的虚弱,“它游得非常慢,保持平衡也是非常差劲”,无法维持自身的速度,驯养员拐弯时不能自如地随之转向。

瓜头鲸属于深潜鲸类。海洋世界的工作人员看到,那时候的瓜五似乎游着游着会“往下沉”。赵天杰向南都记者表示,也许对瓜五来说,下沉几米的水压会让它感觉稍舒适一些。当然这只是猜测。

众人一直期待能达成的放归终究没有提上日程。“我们判断它适不适合放归的标准之一是活跃度,至少得接近正常动物的安全范围。但以瓜五的情况,放归的话恐怕直接就没有了。”

最后时刻

7月26日,“烟花”二次登陆浙江这天,陆文辉注意到,瓜五的积极性明显比刚来时差了。

赵天杰对南都记者说,瓜五其实从未远离过危险,“我们把它的消化系统调养好了,它能吃小鱼了,但是它的呼吸系统、循环系统和肝脏系统,用药之后仍然没有好转,血检、肝功能还有心功能一直都不容乐观。”

“长期处于差的状态是很危险的”,就好比人类发烧一两天没关系,但发烧一两周又是另一个概念。“我一直在跟他们讲要小心,瓜五的各种系统已经基本紊乱,能救回来应该是个奇迹”,赵天杰说。

瓜五此前的好转,给过每天跟它抱在一起的工作人员以希望。

在生命的最后两天,瓜五的食欲肉眼可见的消退,渐渐失去自主游动能力,对外界的反应越来越迟钝。陆文辉说,它的呼吸频次、进食欲望、运动状态、血检报告,方方面面的数据都在往下走。救助团队加强了人手看护。

7月27日,“我们全天托着它,不能让它自由沉底(以免溺水),”赵天杰说。

瓜五再次上了担架,担架内塞了一个黄色泡沫球用来固定它的背鳍。通过细细的输液管,药物流入它的背鳍尖端。瓜五安静地待着,工作人员蹲在池边,给它露出水面的背部浇水。

赵天杰向南都记者表示,团队前期每隔两个小时测一遍瓜头鲸的呼吸频率,瓜五到最后全身供氧不足时,症状已经显而易见,“本来它吸一口气能憋个一分钟两分钟,在海里原本能憋十几分钟。到了7月27日,它吸一口气只能憋个几秒或十几秒”,这说明循环系统已经难以为继。

进入7月28日凌晨,瓜五呼吸急促。“我们发现不对劲马上急救,用上了急救药物和外在的帮助,包括托扶和按压。但是整个过程就几分钟时间。一直担心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就比较遗憾。

瓜五的生命结束在零点21分。它的遗体被送入海洋世界的冷库。

待解之谜

回顾整个救助过程,赵天杰对南都记者说,对瓜头鲸的认识仍有太多空白地带。

“我们是参照对海豚、花鲸、领航鲸等其他鲸类的救护经验在走,对瓜头鲸的救助,说实话一无所知。我们找了好多资料,有关它们活动区域以及饵料方面的信息有一些,但对救助有用的指标资料非常稀少。”

南都记者注意到,与瓜五同批搁浅的瓜头鲸中,此前救援与放归过程中死亡的5头已根据科研机构和高校申请,报浙江省农业农村厅批准,分别捐献给中科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海洋哺乳动物研究中心、自然资源部海洋二所、大连生命奥秘博物馆、浙江省自然博物馆用于科学研究,每家单位各1头。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仅在7月,包括瓜五在内已有17头鲸鱼或海豚在浙江海域搁浅。

7月9日,宁波宁海西店镇樟树村滩涂上发现两头搁浅的糙齿海豚,当晚在山港大桥附近的外海放生。7月11日,浙江台州温岭东部新区东海塘,又有两头瓜头鲸搁浅。7月27日上午,浙江瑞安一滩涂发现一条长约7米,重2吨左右的须鲸搁浅,救援人员抢救12小时,但当晚10时许,该鲸已被初步判断无生命迹象。

此外,今年6月10日,福建福清曾有6只海豚搁浅,渔民合力将其放生。

中科院深海所海洋哺乳动物与海洋生物声学研究室副研究员林文治此前表示,鲸豚搁浅通常伴随体弱、疾病等各种生理机能衰退的迹象,但集体搁浅却鲜有发现慢性疾病。一般认为造成集体搁浅的因素包括全球暖化和一些地区人类活动,以及海洋环境结构和鲸豚类的“社会”行为。

在瓜五的故事里,也许能带来一丝安慰的是,它脱离海洋与同伴的半个多月后,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也许曾感知到附近的同类。在台州海洋世界,瓜五所在的暂养池与3头宽吻海豚所在的海洋剧场前台水池一墙之隔,水体通过循环系统连通。

海洋世界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瓜五来后,3头平时好动的宽吻海豚经常聚集在水池左侧墙体最薄的部分,朝着暂养池的方向,它们像感受到了瓜五的存在,进行着某种加密交流。

7月28日,在还未向观众开放的海洋剧场里,南都记者看到,水池里的3头海豚已经不再挤到那个角落了,它们在水池里下潜至接近触底,划出一条弧线加速跃出水面,落下时激起一片水花。

隔壁的瓜五不在了,宽吻海豚似乎早已知晓。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林子沛 实习生 陈www.danglian.com.cn可心 发自浙江台州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