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读后感> 200字> 手机访问: m.scrunjoy.cn

沦为旁观者的贾跃亭,还能带着FF荣归故里吗?阻比

来源:www.scrunjoy.cn 时间:2021-11-05

美国时间7月22号,FF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这家历经波折的车企终于在百般折腾后,有了一点生的希望。但敲钟现场却让人十分感慨,一直为FF四处奔走,欠债无数的人——贾跃亭,在最终敲钟的时刻却成为了台下鼓掌的一员,而没能上台亲自参与。

就在我们还在为老贾未能实现敲钟梦而感慨时,一条名为“贾跃亭 回国是必然的”的微博热搜却让给了我们更多的惊喜,而如今已经沦为旁观者的他,究竟还能否身披黄金甲荣归故里呢?

历经磨难,FF敲响纳斯达克钟声

作为最早以PPT讲故事模式拉开造车帷幕的一员,贾跃亭在一定程度上算得上造车新势力的鼻祖。现如今互联网群雄争相步入造车群聊的局面,最初的开创者也是贾跃亭,早在2014年,时任乐视CEO的贾跃亭就发布了微博宣布乐视将开启智能电动车的计划。彼时,乐视还是首家宣布要造车的互联网公司。

尽管他后来在中国的市场中上演了一出以负债出走他乡的戏码,甚至至今未归,但他的能力以及他在汽车行业的企业经营理念仍旧十分有前瞻性,因此目前国内成功的新势力,也多多少少借鉴了贾跃亭在FF上的经验和教训。但成功的却没有贾跃亭本人。

2017年1月,历经磨难的FF首款量产车型FF 91发布,号称“全球地表加速王”,0到60英里加速时间仅为2.39秒,峰值功率可达到1050匹马力,一次充电续航可高达700公里,同时搭载了无人代客泊车系统。漂亮的数据和超前的造车理念放在今天也是名列前茅的,也让FF91受到了很多人喜欢,从2017年发布,到2020年,FF91共收到了6万+的订单,但却没有一辆交付成绩。

而零交付的状况一直持续,也让FF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过一块钱的营收。营收为零,其支出却没有少过,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其总开支分别为1.1亿美元、6494万美元,净亏损1.42亿美元、1.47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FF账面上的现金仅有4752.5万美元,可以说是穷得叮当响。

对于已经一穷二白的FF来说,上市似乎为其指了一条明路。此次FF上市主要是在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简称“PSAC”)的合并交易后,通过反向收购的方式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而根据PSAC和FF双方的协议,PSAC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资金,为首款旗舰产品FF 91即将在9月份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提供支持。

除此之外,上市首日,截至收盘,FF微涨1.45%,每股报收13.98美元,市值为45.11亿美元。而未上市之前,FF的估值为34亿美金,www.diaogete.cn市值一天内增长10亿美金。但就算已经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市值有所上涨,对于目前在国内市场中声名狼藉的FF和贾跃亭来说,想要“杀回来”也十分不容易。

声名狼藉后,回国路仍旧艰难

作为先驱者,FF并没有吃到第一波红利,尽管“头铁”的贾跃亭凭着其百折不挠的精神将FF坚持到了今天,但对于它来说,时机已然不对了。

作为FF的首款量产交付车型,FF91的售价高达18万美元,折合人命比118万元。将首款车型的调性拔高,后续再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这条路我们在特斯拉身上已经见过,但彼时的特斯拉和此时的FF身处的境地截然不同。

特斯拉在2017年完成两部曲的时候,整个纯电市场还处于萌芽阶段,FF还只是一个PPT。那时留给特斯拉深入大众产品交付的时间还有很多,市场的竞争对手屈指可数。因此在完成了其走量产品(|)的大量交付后,特斯拉股价开始飙升,最后成就了今天的魔头地位。但现如今,FF面对的不止有特斯拉这样的巨头,还有曾经一起创业的蔚来、理想等,在还没有等到其走量产品的大量交付的时,市值并不会有大幅度的上涨,或许FF又会迎来当头棒喝。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上市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23日,自开盘以来FF的股价一直呈现下跌状态,跌幅已经达到了2.59%。另外,上市当天开盘45分钟后,FF股价也转跌,一路下挫破发行价至12.91美元,跌幅超5%,引起了众多讨论。

除了自身市值的的不确定以外,FF在国内的声名狼藉也是影响其回归的重要因素。不好的名声不仅影响了FF再大众眼里的形象,也直接影响了投资人和有意向地方政府对其的投资。

在FF上市前,珠海国资委一直被传出有意向引进FF。在今年1月27日FF、PSAC与认购投资者签署的协议中,认购者同意认购7950万股普通股,认购价每股10美元,总计7.95亿美元。其中1750万股将由中国某一线城市投资者认购,当时就有媒体曝出,该城市指的是珠海。恰巧在今年年初,有消息称在FF的最新一轮融资中,也有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向FF投资20亿元。

但在FF上市前几天,也就是7月11日,PSAC却发出公告称,由于原定投资FF的中国一线城市因故导致无法完成此次投资,最终珠海国资委作为曾经力挺FF的地方政府也在即将开始上市前爆冷出局,这对FF未来进入中国市场无疑增添了难度。

另外,作为FF的另一大民间车企投资人,吉不但和FF签署框架合作协议,也曾经在其融资中,小小的投过几笔,但在面对媒体追问是否吉利参与了FF的融资时,吉利官方回答的却是“无可奉告”。因此,有不少猜测,吉利之所以和FF合作主要是看中去所持有的智能网联、电动化技术。至于对其的小额投资,只是在FF上市前对它的考验,成则小赚一笔,败则无伤大雅,“无可奉告”也是为自己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而此前曾经扮演过贾跃亭关键时刻救世主的融创老板孙宏斌就曾指出了他的“死穴”:连一根羽毛都不愿意失去,不懂得破釜沉舟、断臂求生。直言不讳的表达出了对贾跃亭的不看好。

网友点评